高考时评作文素材:为“冠姓权”怼天怼地 对争取性别平等无益

转载 张阿瑞  2020-05-13 14:52:23  阅读 224 次 评论 0 条
摘要:

  一段时间以来,关于夫妻对子女“冠姓权”的问题,在性别平等的话题讨论中频频成为焦点。  最新的案例是,自媒体从业者姜逸磊(papi酱)因为自己的孩子随夫姓,被认为违背了她以往塑造的独立女性形象。一些网友使用激烈的言辞指责papi酱的做法,甚至出现了人身攻击的倾向。一些批评者的逻辑是:生孩子就是不独立的体现,就算有了孩子,那也是papi酱为自己生的,不是为男人而生,孩子应该随母姓。  这种主张女性在经济、社会、家庭生活等领域与男性对抗的观念,并不是争取性别权益平等的理想姿态。  我国婚姻法规定,

  一段时间以来,关于夫妻对子女“冠姓权”的问题,在性别平等的话题讨论中频频成为焦点。

  最新的案例是,自媒体从业者姜逸磊(papi酱)因为自己的孩子随夫姓,被认为违背了她以往塑造的独立女性形象。一些网友使用激烈的言辞指责papi酱的做法,甚至出现了人身攻击的倾向。一些批评者的逻辑是:生孩子就是不独立的体现,就算有了孩子,那也是papi酱为自己生的,不是为男人而生,孩子应该随母姓。

  这种主张女性在经济、社会、家庭生活等领域与男性对抗的观念,并不是争取性别权益平等的理想姿态。

  我国婚姻法规定,子女可以随父姓,可以随母姓。这在法律上明确了子女姓氏的选择机会对夫妻双方是平等的。现实中,因为文化传统的影响,孩子随夫姓的居多,但也存在不少孩子跟随母姓的案例。随着性别平等意识的深入人心,也出现了将父母双方姓氏结合在一起使用的办法,孩子的名字中同时存在父姓和母姓。

  说到底,给未成年子女起名字,是夫妻双方彼此协商的事情。孩子跟谁姓,不能说明在家庭生活中一方处于强势还是弱势,而纯粹是社会习惯和双方意志共同作用下作出的选择。不管怎样,孩子只能有一个姓,就算父母的姓都用上,还存在排序先后的问题,“孩子跟谁姓”根本不是性别权益的度量衡。对允许孩子跟丈夫姓的女性横加羞辱和谩骂,则是对基本人身权利的侵犯。

  以所谓“冠姓权”为靶子争取性别平等,掩盖了部分人对公民的普遍权益的漠视。性别权益的争取,不该以牺牲一个群体的合法合理权益为代价,来实现另一个群体的权益的上升。否则,那就不是捍卫性别权益的平等,而是一种精致包装下的权益侵占,是一种只顾自己不顾他人的利己主义。

  争取性别独立的姿态值得欣赏,但实现性别独立的方法,不是与社会生活、家庭生活彻底割裂,甚至把女性结婚生子贬低为“婚驴”。那种怼天怼地的性别观,非但不能赢得主流社会观念的认可,还将自己逼进狭隘的角落。只有携手并进,共同击碎造成性别不平等的枷锁,让性别平权成为每个社会成员的自觉,才能为当前的弱势者争取更好的处境。

  在“冠姓权”之争中,未成年子女的真实需求常常被搁在一边。无论是在成长过程中,还是在成年以后,没有一个孩子愿意因为自己跟谁姓的问题,父母产生芥蒂,家庭关系发生撕裂;更没有一个孩子愿意在家庭矛盾中长大。如果连这个最基本的事情都不能达成一致,那么夫妻间的感情基础恐怕要打一个问号。对孩子负责,是一段婚姻关系必须承担的义务。

  毋庸置疑,关于性别平等,社会要改善的地方还有很多。“男性优先”依然是很多岗位招聘的潜规则,女性的职业天花板也真实存在,在家庭生活中,男尊女卑的思想在一些地方甚嚣尘上。让女性的努力被看到、被尊重,让女性的真实意愿得到充分表达,才是当下争取两性权益平等的主要目标。

  正如有评论所说,丈夫不是你争取权益的敌人。将女性权益运动等同于男女之间的斗争,陷入了某种偏激和极端的误区。实际上,从性别平权的历史上看,最早为女性权益发声的有识之士中,就有很大一批是观念开放、真正具有平权意识的男性。性别平等从来不是女性一方面的事情,两性充分达成共识、共同进退,为女性发声、为弱势者发声,才能共同营造平等的性别环境。高考作文管家

查看更多相关
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zhangarui.com/post/7817.html
温馨提示: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高考作文管家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
版权声明:本文为转载文章,来源于 张阿瑞 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